海寧日報電子報訂報熱線 87235130
學習不止 筆耕不輟 ——讀朱雲彬先生的《鳥聲宜人》
2021年01月08日 13:50:55

學習不止 筆耕不輟 ——讀朱雲彬先生的《鳥聲宜人》

大潮APP
2021年01月08日 閲讀數:
+關注

文 車薪


近日,朱雲彬老師贈予一本由文匯出版社出版的他的新作——《鳥聲宜人》,餘如獲至寶,書不釋手。

手捧文集,一種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我與雲彬兄相識多年,既是以文友,亦是兄長;既是朋友,又是老師。記得那是2003年《海寧日報》的一篇《老屋》深深打動了我。從此,凡是先生的文章,皆不放過,有的甚至是細讀乃至品讀,受益匪淺。二是退休後,有幸攜手完成民政局黨史撰寫工作,成為共事者。三是偕為市關工委講師團成員。皆愛好文學與寫作,可謂志同道合。朱老師無論在閲讀與創作,構思與佈局,主題與思想,駕馭文字之技藝,永遠是我學習的榜樣。 

000.jpg

翻開《鳥聲宜人》,省著名作家陸春祥為其作序。全冊選錄了近四年來的優秀作品70餘篇。作品文字優美,情感真摯,融敍事、抒情、議論於一體,引人入勝。全書分“紫薇花”“ 鳥聲宜人”“印痕”“無悔銀杏”四卷。展示出作者愛家鄉、愛生活、愛文字、愛感恩的創作思想與為人美德。

《鳥聲宜人》一個“愛”字貫穿始終。首先是對家鄉之愛,愛得深沉。在作者心中,家鄉是由“鄉村”“土灶”“炊煙”“土瓦”“土地”,還有紫薇和年味等組成。“老屋”是“成長的搖籃,是温馨的港灣”“是遊子長相思的根,是我心中的燈塔”。一字一句,愛家鄉之情躍然紙上。紫薇花是家鄉海寧的“市花”,愛其花開百日紅,愛其精氣神,無不象徵着海寧人“敬業奉獻,猛進如潮”的精神!因為愛而生對土地的敬畏,在《眷戀的土地》中,作者深深感悟到“土地是一本厚重的書”,“一顆土粒,就是一個故事,每一頁都有動人心魄的傳説……”,因而去親吻、去擁抱、去歌頌。面對土地,去“讀懂土地、融入土地、熱愛土地、珍惜土地……”告訴讀者“土地是民族之魂,是宇宙之魂、是生命之魂。”而生《鄉愁》,“記住鄉愁,記住美好的童年,記住美好的嚮往,也便銘記我們的根本。”“水墨鵑湖”,回眸鄉村,《重返村莊》,那家鄉的炊煙,烏桕樹,黴乾菜、馬鈴薯,那片片黛瓦,陽光和雪,都成為作者筆下的素材。還有那小區桐溪家苑的四季的鳥鳴聲唱出家鄉之美,而更顯對家鄉之愛。作者和我皆生於鄉村,長於鄉村;人生的夢想緣於鄉村,起飛於鄉村……對家鄉的情愫是一個永遠解不開的結,不信,請打開雲彬先生的微信,赫然跳出一個暱稱——“水墨冷水灣”,那便是先生的家鄉湖塘(今馬橋街道)的真實的地名,。

其次是對生活之愛,愛得熱烈奔放。生活即生存,“生命是一條河,它流向遠方,構築一路風塵滄桑,演繹一路絢麗光華。”既有滄桑,更有光華,那就是生活。“生活就是一壺瑣碎,盛進歡喜,倒出憂傷。”“活着,説簡單其實很簡單,笑看得失都會海闊天空,心有透明才會春暖花開。”如《我的會計生涯》,“有過多少與鄉親們你來我往和諧相處的往昔,這一切因文字,因圖像,因我們的回憶而永恆。”對生活之愛便走近北京胡同,漫步漁鄉荻港、青島,去岱山讀海,品味霞浦之絢麗……讀《漸行漸遠的手藝人》《出門工》,幸福生活“就像一把雙面刃,在種種便捷、舒適的享受漸漸麻痹了感受自然的心智時,我們是否能感到一種華麗的貧困,正在悄然向我們包圍。”“使我漸漸養成了勤儉節約的習慣,磨練了戰勝困難的意志。”不論是年幼垂髫,還是青絲桑榆;不論是鄉間勞作,還是教書育人,生活皆是美麗與精彩的,充滿着縷縷璀粲陽光和讓人敬佩的人格魅力。

001(1).jpg

再説作者對文字的愛,愛得鍾情。人們常説文如其人,字如其人。朱老的文章,確如其人樸實而雋永,行文自由形散而神不散;注重文的質和字的情,由事而發,由事而悟,內化為理。《故鄉是散文的土壤》,是的,朱老師的文章皆由家鄉生髮,述於家鄉所見所聞,去感悟、去內化,觸發於家鄉所感,緣於家鄉所思,藴於家鄉之情。與作家們一樣對文字之愛皆滲透於字裏行間。正如作者所言:“語言有一種對心靈的撫慰。”專注於文字者,是對語言的一種摯愛,一種執着的愛,正確的説是一種酷愛。在寫作中作者“尋找一種多樣化,一種與別人不同的語言表達方式”,認為文章由字組成,作者在語言的世界裏跋涉,“字是人的臉”,“只要我們寫的東西跟讀者有情感的共鳴、思想的共鳴,真正達到語言對心靈的撫慰,這就是一個好作品。”他是這樣説的,也是這樣做的,在抒情中紀實,在紀實中或抒情、或議論、或寓平淡中以哲理、或對人生之詮釋。正如其在《文字讓生命跳動》中所説:“文字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失的財富,不想告別,也無法告別。”

最後,不得不説的是對感恩的愛,愛得執著。《感恩是一種情懷》,是一種品德,更是一種美德。一篇《草之精神》告訴人們“寸草寸心報春暉”,天涯處處有芳草。在《後記》中作者“我竭力想抓住這一個個片斷,去還原親人們留下的那段痛徹心扉的記憶”去感恩,去惦記那些親人的故事,或親情、或感情、或友情;或同事、或朋友;或熟悉、或陌生的;或對我有恩的、或有助的;甚至或有恨的、或有怨的,乃至所有的人。 

恩之情在文集中信手拈來,如“父親的梔子花”“難以忘懷的紅薯”“馬鈴薯”“家鄉的黴菜”“樹的聯想”等等,皆溢於言表。

“鳥聲宜人”不僅是美麗鄉村建設的一個縮影,也是作者心靈寧靜,沉浸於創作的一種境界。聽,“四季鳥鳴,成了桐溪人最動聽、最和諧的樂曲,成了我無法忘懷的天籟之音。”是人類對自然的嚮往、敬畏,是迴歸自然的一種舉措,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實現,是青山綠水和一種美好境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 

鏈接

朱雲彬,筆名驍毅、驍文、翛然。中國大眾文學學會會員、中國旅遊文學委員會委員、省作家協會會員、嘉興市美學學會理事、市王國維研究會顧問。在“全民智學習助力‘雙戰雙贏’”2020年嘉興市暨海寧市全民終身學習活動週上獲“百姓學習之星”稱號。

精彩評論
登錄一下
猜你喜歡

海寧新聞媒介

大潮APP

海寧發佈

海寧日報

大潮網